合赢在线

您所在的位置: 常州文艺网 > 文联概况 > 正文
达明安·赫斯特与伟大的艺术市场抢夺 Pt.2
常州文艺网     2020-03-03 00:15:32
目前,达明安·赫斯特仍然会继续创作作品,而我们也不得不看着它们。其各种活动的副产品便是艺术品中那些明显象征着权利主义的尸体:那些冰冷、闪闪发亮的表面和那些逐渐腐烂的动物。对于赫斯特来说,身体就是垃圾,它的存在就是用来解剖、展示、用拉丁名加以描述的。唯一一种欺骗死亡的方式便是丢弃那正在腐烂的肉体,接受那些最重要的特质。不要只想着赚钱,而是要成为金钱本身:没有重量,无所不在,可以无限地循环并且永远不朽。打破个体之间的界限这种渴望总是能通过赫斯特作品的名字体现出来,例如他出版于1997年的艺术书籍《I Want To Spend the Rest of My Life Everywhere, with Everyone, One to One, Always, Forever, Now》以及2008年在苏富比举办的个人专场拍卖“Beautiful Inside My Head Forever”。

  这种对脱离现实的无所不在的追求是给无产阶级的一个信息,似乎是想要让我们感到畏惧,粉碎我们的反抗意志。毕竟,我们是被困在了我们顽固的肉体之中,而这具肉体需要在不断出现的经济缩减中寻求食物、衣物和庇护。我们面对的敌人似乎不可能被消灭。在赫斯特的作品“For the Love of God”中即那个带有钻石外壳、正在露齿而笑的骷髅我们看到了我们祖先的面孔。它首次展出时没能以1亿美元的价格成功售出,从中我们可以发现一双正在与赫斯特进行对抗的手的痕迹。这件世界上最昂贵的当代艺术作品最终被包括了艺术家本人及其伦敦代理画廊(即白立方画廊)在内的一个财团买下。从某个角度来看,这就是一件没有买家、不完整的作品,它的销售失败对赫斯特作品的价格造成了一定影响:这说明艺术品或是其它任何一种资产类别的价格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投资者的信心。

  投资者信心是理解高古轩为赫斯特举办这场前所未有的点画展的关键。赫斯特从1986年就开始创作这些大小各异的点画作品,据他本人估计现存大概还有1400多幅,而此次高古轩展出了其中的300件。这些作品都是由赫斯特的助手按照一个简单的规则绘制而成的:点的色彩排列必须是“随机的”。赫斯特为这些作品命名为“两性霉素B(Amphotericin B)”、“盐酸可卡因(Cocaine Hydrochloride)”、“硫酸吗啡(Morphine Sulphate)”等等类似的名字。许多作品在创作技巧上具有相当高的难度,比如特别为这场展览创作的一幅画作就是由25,781个直径1毫米的点组成的可怜的助手们还需要用完全不同的色彩来绘制它们。这些作品近来的拍卖成交价为80万至300万美元不等,这就是说它们和那些独特的、数量较少的艺术品定价相似,但它们的数量却往往多于后者因此,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推导出这些点画的价值被严重地过高估计了这个结论。

  如果我是拉里·高古轩(他通常都名列当代艺术界重要人物的名单之中),如果我想帮我的高端客户巩固一系列由于90年代的审美观开始让人感到厌倦而渐露颓势的作品的价值,我应该怎么做?艺术界的长期价值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作品的罕见程度,但大部分还是依靠(由策展人和评论家决定的)美学价值与(最终由拍卖价格决定的)市场价值相互交叉产生的。这两种价值其中的一个交叉点便在于作品的起源。一件作品背后的故事如它过去的所有者,它曾展出过的地方,它在艺术家职业生涯中的地位等等通常就能产生这两种价值。这场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在地域上扩散开去的展览就像是另一个里程碑一样,会被纪念为赫斯特艺术生涯中的一个重要时刻。当这场展览再附带上一本评论鉴赏时(主要是作品目录),这些作品就变成了一种标准的一部分,而在它们周围就会开始围绕着一种神秘的重要性。

  正如佳士得欧洲当代艺术部主管Francis Outred所说的那样,这本目录“将会清晰地呈现出配资公司 数量的问题”。老实说,这些点画的实际状况(平庸、大规模生产、具有装饰性)并不能承载如此多的经济价值,许多人也无法同意这些作品是稀少而且重要的这个谎言。


来源:常州市文联     编辑:常州文艺网

合赢在线2016 主办:常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